7.0

2022-09-02发布:

视频在线观看国产品善网朋友让我出演A片主角

精彩内容:

第一章



那時候,我在一家比較大的保險公司已經幹了叁年,業績在公司非常出色,
以至于林揚一天總是拍我叁次肩膀,以上級的語氣說道:「小夥子,好好幹!大
有前途!」其實林揚也很出色,差不多和我一起進公司的,只是稍微晚我兩個月。
自從我倆在公司穩定後,每個月的業績總是我第一,他第二,有時甚至把我擠下
去。每次開會那個胖乎乎的總經理總是這樣說道:「先生們,小姐們,大家要多
向蕭明飛和林揚學習,要多學習他們的經驗,特別是那些剛進公司的新同事,我
就不用多說了,就更要學習了。」蕭明飛就是我了。剛開始我和林揚頗有點不自
在,覺得在那幺多人面前被人誇獎有點承受不起的感覺。但胖經理說的多了,聽
著聽著也就習慣了。或許我們已經習慣了,但其他的人就覺得越聽越彆扭了,他
們或許在心裏罵了千百遍:「你個死胖子,反反覆覆誇他們倆,又不是你老爸,
他媽的你累不累,煩不煩?」心裏的話,胖子自然聽不見,這樣造成的結果就是
照說不誤了。但自從有一次過後,胖子就不說了。那次開完會,胖子說解散,下
面有個人說道:「經理,你還有事情沒有交代。」胖子問:「什幺事情沒有交代
啊?」那人說:「你還沒有說讓我們向蕭明飛和林揚學習,特別是那些剛進公司
的員工,你更要交代一下了。」此人一說完,下面哄堂大笑。胖子一聽,奶奶的,
你不是成心搗亂嗎?于是威脅那人道:「你不要在這裏貧嘴,下個月業績再搞不
下去,你給我立馬走人。」嚇得那人伸了伸舌頭,灰溜溜地走了,而胖子則氣呼
呼地走了。胖子受了這次譏諷過後,便不說那話了。但我和林揚仍然是公司最優
秀的。

我們更優秀的是,公司很多同事從來不把我們當敵人,甚至把我們當成朋友。
當然也有極個別的。像那個外號叫石頭的家夥,總是不拿正眼瞧我們。好像我們
欠他錢似的,每個月業績出來時,他總是不屑一顧,極其打擊性地說:「有什幺
了不起!」所以類似石頭那樣的偉大人物,不太喜歡我和林揚,對我倆總是不冷
不熱,對其他人卻熱情似火,恨不得當場燒了那些人。林揚說:「那分明是嫉妒。」
我基本贊同,好在和其他同事關係都不錯,林子大了,什幺鳥都有,任他去吧!

當然,我和林揚的關係最鐵,是那種能掏心挖肺交談的知心朋友。曆經叁年,
都已經昇華到了以兄弟相稱。

剛進公司那會,我和林揚合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,離公司不怎幺遠,只
需坐15分鍾左右的車。雖然這樣,我們每天都要8點起床,以便能在九點半上
班之前趕到公司。這期間,花費半個小時的時間洗臉,刷牙,吃早餐,再除去1
5分鍾的坐車,剩下的時間便是等那路公交車,說起那路公交車,我他媽的就來
火,根本沒有時間觀念,一天到晚不知道藏在哪裏,老等不到,最快的一次是等
了20分鍾,足以讓我們欣喜不已。其余大部分都在30分鍾以上。唉!真是拿
它沒辦法。剛開始時,我和林揚都氣的要死,破口大罵。有幾次等的都差點暈倒
在站台上,沒辦法,只好打的。搞了幾次過後,林揚說:「我覺得還是坐公交車
的好。」我很是不理解,問他:「爲什幺?」「省錢啊!你看這每次一去一來,
打的要花去40元,一個月就是1200,房租1000,吃飯還不算,這一個
月就要花去2200。」我說:「你分析的非常對。但我怕長久一來,等車等的
我會發瘋,如果瘋掉進醫院,那就不是2200塊錢搞的定的事了。」林揚說:
「不至于那幺誇張吧?不就是半個小時嗎?況且人家有時來的還挺快的。」我問
道:「你真的決定等了?」林揚說:「咱們必須學會適應。」「好!有志氣,那
我們就一起等吧。就當在咖啡廳聊天。」林揚說:「你這想法絕妙。那我們以後
早餐就改在站台吃了。」我稱讚道:「你的方法更妙!」唉!也是沒有辦法,剛
進公司不久,業務還沒有開展起來,每個月都透支,能省下一千多塊錢,也是一
件好事。這樣的話,向老同學借錢的次數一個月就可以少那幺一兩次了!

漸漸的,我和林揚竟然適應的等車,一適應就習慣了,一有這習慣一時半會
還改不了了。雖然我們現在工資不菲,已經不在乎那1200塊錢的打的費了,
但習慣一旦養成,還真的就改不了呢。慢慢地,我們發現等車竟然是那幺暇意的
事情。可以欣賞街上來來往往的人,猜測他們是幹什幺的,要去哪裏?如果運氣
好的話,碰上一兩個漂亮的女孩子,一天的心情都是好的!也可以指著奔馳在路
上的高級轎車,說:「我有一天要買那車。」以至于我和林揚不斷的換車,連我
們自己都不知道換了多少,大約幾千輛吧!每每這時,林揚就會說:「你看,我
們多有錢!」有時候等的太離譜了,我就說:「公交車肯定爆胎了,乾脆叫個t
axi吧。」林揚說:「別,遠處有位漂亮的姑娘走過來了。」可當那姑娘走到
我們眼前的時候,我和林揚恨不得當場昏倒,林揚說:「媽的,剛才坐出租車跑
了就好了,大煞風景。」然後又說:「瞧,這輛車怎幺樣?以後買一輛得了。」
我說:「行,什幺牌子的?」「好像是個什幺鳥寶馬!」「那要多少錢?」「可
能就五六十萬吧!」這時,我便大吃一驚:「才五六十萬!這幺便宜!明天去買
吧。」「一定要晚上買!」林揚強調。林揚說晚上買是有一定的科學依據的,因
爲人一到晚上就會睡覺,大凡睡覺的,沒有幾個不做夢的。就這樣我們一邊買車,
一邊欣賞高的,矮的,胖的,瘦的,漂亮的,不漂亮的異性。竟然過了兩年多。
這期間,除非離上班只有十幾分鍾,來不及等公交車,才會打的。等車便成了我
們的生活。我和林揚的友誼便在這等車的生活中越來越深,一起等車便讓我們有
了患難與共的感覺。比如有一次,在等車時,我肚子突然痛了起來,連忙跑到附
近廁所去解決,當時我們只等了十幾分鍾,所以我以爲還早的很,便拿起一張報
紙看了起來,而恰巧在這時,車來了。林揚上了車後,見我沒來,硬是不讓司機
開車,搞的乘客怨聲載道,有幾個小夥子氣的都要過來扁林揚,林揚說:「別這
樣,通融通融。」然後迅速的打電話給我,說車來了!我也迅速地結束戰鬥。上
了車後,大家都眼睛冒著火看著我,心裏肯定罵道:「原來就是這鳥人,害得老
子等了半天,不就是長得帥嗎!帥有什幺了不起?」林揚小聲問我:「拉好了嗎?」
我面無表情鄭重其事的點點頭,那樣子像極了黑社會老大。

林揚說他讀書時作文特棒,經常獲獎,寫的情書在學校裏常作爲經典之作而
被師兄弟瘋狂傳抄。很多次他都對我說,一定要把我們等車的事情寫一篇文章發
表出來,題目就叫做《一起等車的日子》起初我信以爲真,對他說:「那你一定
要把我寫酷點,最好把我寫成女孩子一見都爭著搶的那種。」林揚說:「我靠!
還用你說,我肯定會那幺寫了。」我再說:「既然這樣,就把我的電話號碼在文
章後面公布出來。大家追崇也好有個目標!」林揚說:「你是說類似于電線桿上
的那些東西啊?」

沒想到這家夥只會吹牛,很長時間不見他動筆,問他,他說,還在醞釀,過
了一段時間再問他,他說,快了快了,馬上就要動筆了。再問他時,他卻調過頭
來問我:「你說什幺日子?是不是劉德華那首《一起走過的日子》,我是記得哪
張碟上有這幺一首歌,可不知放在哪裏了?」我糾正道:「我們從來沒有這張碟。」
從此便對這事徹底死心。而到林揚又激情萬丈,說要寫這篇文章時,我便對他說
:「打住吧!兄弟!劉德華幾年前都寫了!」

第二章



很快林揚戀愛了,他的女朋友叫成芬,是一家酒店的樓面部長,人長的極漂
亮,對林揚也是體貼有加。兩人交往頻繁,我就自然被晾在了一邊。這是很正常
的事情,所以我也沒有打擊過林揚什幺「重色輕友」之類的。那個時候,我和林
揚在下班之後,很少能聚在一起,他把他的時間都毫無保留地奉獻給了成芬,留
給我的,只有等車的那段時間。對此我表示非常的理解。

從那以後,我們等車的主題便轉移到了林揚和成芬身上,通常會在那段時間
大談與成芬的事情,在哪約會啊,發展如何啊,又誇成芬是如何如何好,溫柔大
方,談吐得體,一直要說到我表示羨慕爲止。每到這個時候,他便會說:「明飛,
得趕快找一個,結束單身生活。要不這樣,我叫成芬給你介紹幾個。」我便說:
「你挺像個皮條客。」林揚說:「我可是認真的,這次不是瞎吹的。」我對他說
:「那行,見個面再說。」林揚說:「你放心,包在我身上。」我說:「你他媽
越來越像拉皮條的!」林揚表示出一副很吃驚的樣子:「我真的有那方面的氣質?」
我說:「有!氣質絕佳!」

事實證明,林揚果真不是瞎吹,當天晚上便給我介紹了一個,人還可以,就
是太熱情奔放了,通常在我不說話的情況下,能滔滔不絕的自說大半天,一直能
說到我打瞌睡爲止,偏偏又不能打,因爲那女孩經常在自說過程中,時不時問你
一句:「你說是不是?」我說是。她便說:「是啊!我也覺得是這樣!」于是又
長篇大論,又問我是不是,我再說是,然後她再說,反反覆覆。整個晚上,除了
說是,我再也沒有說其他的話,分手時,她突然想起一件事,大叫不好意思,忙
問我尊姓大名,我回答她:「是!」第二天林揚跟我說:「女孩子說你一點情趣
都沒有,一句話都不說!。」我真是欲哭無淚!

緊接著,林揚又給我介紹了一個這個比第一個斯文很多,問她想喝點什幺,
她說:「隨便。」吃點什幺?她也說:「隨便。」服務員在旁邊說:「這位小姐,
不好意思!我們這裏沒有隨便。」她便把單推給我:「隨便你點了。」我問她咖
啡可否?她說隨便。這等于默認了,再點些小吃,也不問她了,反正她只會說隨
便。于是那天晚上,我們就這樣隨便了一下,沒有下文!

過後,林揚問我:「你到底喜歡什幺類型的女孩子?」我回答他:「咱倆相
處這幺久了,你應該清楚啦!」「我看你對什幺樣的女孩子都表現出性饑渴的樣
子。」我對他的評價大加稱讚:「知我者,onlyyou了!」林揚一拍桌子,
大聲說道:「好!沖你這句話,我再給你多介紹幾個。」我問他:「老實說,你
這幺熱心,是不是想我請你吃飯?」林揚又大叫一聲:「靠!你把我當成什幺人
了?咱們可是兄弟,誰跟誰啊?不過,看在咱們兄弟一場,我成全你這個請求。」
然後迅速掏出手機,打電話給成芬,柔聲細語的說道:「阿芬,明飛今天晚上請
客,我過來接你。」挂完電話,對我說:「呆會『百福樓』見。」便風一般出去
了。我一時納悶,到底誰請客啊?

其間,我發了一條短信給他,內容是這樣的:你不怕我當電燈泡?他迅速回
道:今晚批準你發亮!

于是,那天晚上,在我的光輝照耀下,林揚和成芬在「百福樓」卿卿我我,
全然不顧周圍那幺多人鄙夷的眼光。我提醒道:「剋製一點,這可是在公共場所。」
林揚不屑一顧:「我靠!改革開放逗二十幾年了!」然後繼續表演。我在一旁納
悶:這和改革開放有關係嗎?

他媽的!這頓飯吃的很不爽。回去後,我嚴厲的批評了林揚。林揚說:「你
真的應該找一女朋友了,不然就沒得救了!」我說道:「愛情與我無關。」林揚
說:「但女人與你有關!」我說:「好吧!今天晚上去嫖娼!」

躺在床上,我仔細的想了想。是應該戀愛戀愛了。可一時半會,又沒有戀愛
對象。公司倒是有幾個老是朝我暗送秋波,但一想,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,何況
我還是個人!于是打住,打住還有個重要原因,就是不知不覺我竟然睡著了!

第二天去公司,剛打開電腦,胖子便打電話叫我去他辦公室。一進辦公室,
胖子很是熱情,叫我別客氣,隨便坐。我真想一屁股坐到他的辦公桌上,然後胖
子吃驚的看著我說:「你怎幺坐到我桌上去了?」我平靜的回答道:「你不是讓
我隨便坐嗎!」但我沒有那幺做,不得不說我是個有素質的人。我規規矩矩的坐
到了胖子對面的椅子上。然後靜靜的看著他,說:「經理,你找我有什幺事嗎?」

胖子說:「小蕭啊!這些年你在公司幹的非常不錯!」我插了一句:「是不
是要給我加薪了?」胖子說:「差不多。」差不多是什幺意思?以往公司解僱員
工都要多支付叁個月的基本工資。難道胖子的差不多是這個差不多?胖子緊接著
說:「最近公司準備在廣州成立一個分公司,你知道嗎?」我說知道。他說:
「經我們研究,決定派你去做分公司經理。你在公司基層也幹了這幺長時間,成
績也出色,也很有能力,是該提拔你了!」當時我可樂暈了,以爲今天是愚人節,
確定的問了一句:「經理,真的嗎?」胖子臉一沉:「我都這幺大年紀了,還和
你開玩笑?」我聲音有點顫抖的問:「什幺時候上任?」胖子哈哈的笑了起來,
我真的有點擔心他笑完後極認真的對我說:「逗你玩的!」還好,他笑完後沒這
幺說,他說:「小夥子,不要這幺急,分公司正在籌備中,最快也要兩叁個月,
我之所以這幺早告訴你,是要你提前準備準備,同時在這段時間要抓緊從各方面
完善自己。」我連忙說:「一定一定,多謝經理的提拔和栽培!」媽的!我竟然
學會拍馬屁了!經理歎了口氣,說道:「現在的年輕人一個比一個厲害。想我和
你們一樣年紀時,還在街上發傳單。」說完,眼睛望著窗戶,似乎在回想當年發
傳單的情景。果然被我猜中,他將視線從窗戶移到我的面前,說:「那時候很苦,
我們渴了,連冰棍都不敢多吃,你知道爲什幺嗎?」我說:「那時候,你沒有錢!」
胖子搖了搖頭:「幾根冰棍還是買的起的。就怕吃完冰棍上廁所,上一次廁所的
錢夠買好幾根冰棍。」說來說去,還是沒錢!我笑了起來說:「經理真幽默!」
胖子也笑了,兩人笑完後,胖子語重心長的對我說:「好好幹!你們那群人,公
司特別看好你和林揚。往後有什幺不懂的地方,儘管來問我。」然後我再次感謝
經理的栽培和提拔。然後滿面春風的離開了經理辦公室。然後我把消息告訴了林
揚,然後被林揚拖著去請他吃飯,然後喝的大醉,然後一覺睡到大天亮。

第叁章



沒想到,好事接踵而來,在被確定要成爲經理的第七天,我的夢中情人出現
了!

那是在一個等車的早上,我和林揚正在討論剛剛飛馳而過那輛車的價錢,兩
人都說要馬上買時,突然我眼前一亮,我發現馬路對面的公寓二樓陽台上有一個
女孩子,本來,按照以往這只是一件普通的事情,但今天這個女孩子實在是太有
韻味了,白衣,白裙,一身天使的打扮,由于剛起床,頭髮稍微有點亂,但亂的
迷人,雙眼瞇著,抿著極其性感的嘴唇,很優雅的伸了一個懶腰,然後趴在欄杆
上,看著遠處。于是,在這馬路邊,各式各樣的機動車尾氣中,我分明感覺到有
一股清新的空氣迎面襲來,儘管那女孩離我有點距離,但那種感覺卻是摸得到的。
我趕緊呼吸,彷彿吸進去的不是二氧化碳,而是那白衣女孩帶給我的清新之氣。
我的整個人便被定格了,站在那裏一動不動,眼前除了那女孩子,什幺都沒有了。
林揚在旁邊拍了拍我,總算擠進了我的眼裏,他也注意到了對面的女孩子,眼睛
盯著那女孩子對我說:「真是給人一種超塵脫俗的感覺。」我的眼神始終沒有移
開過,回應了一句:「此物只應天上有!」「此時此刻,你眼裏還有沒有別的東
西?」我搖了搖頭說:「基本上沒有了。」一分鍾後,我的手機響了,我沒看是
誰,接了,林揚的聲音傳過來:「上車了,趕快收眼!」再一看,林揚已經坐在
車裏了。我猛然醒悟,趕緊在公交車關門的過程中擠了進去。林揚抱歉的說:
「我真的是不想打擾你的!」我問林揚:「怎幺平時沒有發現那女孩子?」「可
能是剛搬進來的吧,看你這幅騷樣,是不是動了凡心?」我微笑道:「知我者。
onlyyou了!」林揚說:「你小子平時不是大徹大悟,恨不得出家當和尚
嗎?」我說:「此一時,彼一時嘛。你來幫我出個主意,首先咱得認識她啊!」
林揚說:「這個好辦。」我一聽來勁了。連忙問:「此話怎講?」林揚啓發性的
問我:「我們住哪裏呀?」「天茵公寓啊!」我有點不解。「再具體點。」我罵
道:「你他媽的不出主意就算了,別在這裏逗我開心!」林揚搖了搖頭,歎了口
氣說:「樹上說的對極了,男人一接觸愛情,就變成蠢人一個了!」我想了想,
頓時大悟,那女孩子住的地方正是天茵公寓,而我和林揚就住在那女孩子的上面,
真是「近水樓台先得月」啊!只是那女孩子住在二樓,應該說「近水樓台先撈月
才對」。看來不發動進攻,真還對不起我這得天獨厚的條件了!

緊急磋商的結果是:我在叁樓看書,佯裝不小心,書掉在二樓的陽台上。按
照一般自然規律,書從我手中脫落時,是按照直線往下墜落,99% 是不會掉在
二樓陽台上的。所以,事實上是我勾著腰,冒著生命危險將書扔到二樓陽台上的。
然後,我便以此爲借口,去二樓,找那女孩子,懇請她放我進去到陽台上撿書,
書撿到後,和女孩子道謝,趁此告訴她,我住在叁樓,咱們是鄰居,我叫什幺什
幺來著,再問女孩子芳姓大名,然後再次道謝,出門時,滿面微笑著對女孩子說
這幺一句:大家是鄰居,以後有什幺睏難可以來找我,我很高興爲你效勞!如果
有時間,歡迎到我家做客!就這樣順理成章,只要互相認識,以後的事還不水到
渠成!這個水到渠成,有我95% 的自信心。外加林揚5% 的鼎力支持。所以今
天我要告訴大家:帥,是泡妞的最大信心源動力!林揚還要求我在介紹自己時,
要向女孩子提一句,就是我馬上要做經理的事。我仔細想了想,認爲還是不說的
好,免得那女孩子覺得我俗!

林揚果真夠意氣,下班後破天荒沒有去找成芬,陪我回到家做準備工作。林
揚說:「不能隨便扔一本書下去,要找一本博大精深的才行。」我說:「《辭海
》怎幺樣?」林揚說:「你還不如扔一本《新華字典》!」我說:「這個恐怕有
點難度喲!現在的書都膚淺的很!」林揚說:「就扔一本古代的吧。」我說:
「我只有一本《金瓶梅》算得上是古代的了。」林揚這時表現出慷慨大方的姿態
:「扔我那本《資治通鑒》吧!」我說:「那不行,你那本是線裝本,一扔下去
不久散架了吧!你還不找我賠?」林揚豪爽的說:「扔吧!就當爲你的愛情做貢
獻了!」

于是,我們倆拿著書來到陽台上,我探出身子,將林揚的《資治通鑒》朝二
樓扔去,書打到二樓的陽台邊上,彈了一下,竟不顧我和林揚的呼喊,按照自然
規律,掉到了樓下面。林揚說:「我他媽還真的服了你,一本書都扔不準!」我
說:「我的手有點抖。你不是還有本『下』嗎?拿出來再扔扔。」林揚說:「你
的水平簡直和國足差不多了,那幺大一門,就是丟不進。還是我來扔給你看。」
說完,林揚拿出下冊,把身子伸出去,利索的將書扔到了二樓陽台上,回過頭向
我炫耀:「怎幺樣?」我說:「可惜足球是用腳踢的,要不你準會爲咱中國爭光!」

按照程序,我到了二樓,開始按門鈴,過了一會兒,門開了,這次與女孩相
隔不到0。5米,我看的更加仔細,這女孩漂亮中透著溫柔和文靜,我甚至看到
了她的可愛與智慧。這是個矛盾的完美的組合體!我轉過頭,摸了下鼻子,看自
己是不是流鼻血了。在確定沒有流後,我轉過頭,對女孩子說了第一句話:「小
姐,你好!」說的時候我盡量讓自己看她的眼神放鬆再放鬆,不讓眼神中透出一
點點色迷迷的成分。女孩微笑著點頭:「請問,你找誰?」聲音果真溫柔的似一
片水,靜靜的,靜靜的,卻在我心中激起洶湧波濤。我一時失態,說:「就是找
你!」女孩子還是微笑,她說:「對不起!我不認識你。」幸虧我清醒的及時,
忙解釋道:「是這樣的,我住在叁樓,剛才在陽台上看書時不小心,書掉到你的
陽台上了。我想把它撿回去。」女孩子說:「哦!這樣的。你稍等一下,我幫你
撿來!」說完,門也不關,便去陽台上幫我撿書了。我一度想緊跟著她進屋,但
我卻不能,因爲她沒有把防盜門打開!

很快,女孩子回來了,她將書從防盜門遞過來。我趕忙說謝謝!按照程序說
:「我叫蕭明飛,就住在你上面,以後有什幺睏難儘管來找我。」女孩子說:
「謝謝。我沒有什幺睏難!」我說:「比如搬大白菜之類的。」女孩子笑了說:
「好的,如果有這樣的事,我就麻煩你了。」然後問我:「你是幹什幺職業的啊?」
我回答:「保險。」我將我公司的大名報給她聽,並遞上了我的名片。女孩子拿
著名片說:「你又叫林揚?」他媽的!緊急關頭拿錯名片了!我連忙說:「不好
意思,拿錯了。」然後翻出一張自己的名片遞了上去。女孩子說:「太好了,太
好了!」我一聽這話,覺得特興奮,期待著她說出下一句:「你就是我要找的夢
中情人!」女孩子高興的說:「我有幾個同事想買保險,問我認不認識保險公司
的人?」我說:「那真是太好了!剛好今天你認識了我。」女孩子笑了,一邊打
開防盜門一邊說:「不好意思!讓你在門外站了半天!進來坐吧!」于是我這個
色狼就進了屋!

程序到這裏已經亂的亂七八糟了,因爲我和林揚的事先計劃中沒有女孩子請
我坐這個環節。沒想到無比順暢,進屋時我竟然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!我看見頭
上有個人扇著翅膀,在朝我射箭!

進屋後,我環視了一圈,奉承道:「小姐,你的房子布置的真有格調!」女
孩說:「湊合著過呗。」她給我倒了杯水,又說:「我叫沈婷,在XX公司做人
事。」我又對她的名字遐想了一番,得出的結論是:這個名字是迄今爲止,世界
上最美的名字了!接下來,她就有關保險方面的問題谘詢了我一下。大約說了半
個小時,她說有點餓。我一聽,忙說:「剛好,我也沒吃飯,我請你。」事實上,
我晚飯吃的飽死了。沈婷說:「我請你吧,你看我耽誤了你這幺長時間。」我說
:「沒關係!沒關係!」心裏想:「和你呆在一起,時間永遠是短暫的。兩人謙
讓了一番,最終是我請客。

于是在吃飯過程中,兩人又有了深層了解。直覺告訴我:渠已經挖的差不多
了!憑著我做保險鍛煉出來的口才,大道理說的頭頭是道,深奧難懂;小道理說
的言簡意駭,通俗易懂。時不時來幾句幽默,只逗得沈婷笑得身子亂顫。我想:
沈婷吸引了我,我似乎又吸引了她。兩人互相吸引,結果不言而喻。帥,口才好,
真的不是我的錯啊!

總之,我們聊的非常愉快,這也大大出乎我的預料之外。本來第一次,我只
是想和她象徵性認識一下,沒想到,認識的這幺深刻。真是蒼天有眼啊!哈哈!
從開始到吃飯結束,我和沈婷俨然已是很熟很熟的人了!

回去後,林揚聽了我的彙報,表現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。但有時間作證,
他也不得不相信,誇道:「你小子行啊!不泡妞則已,一泡則一鳴驚人。」我哈
哈笑道:「我是誰啊?我是蕭明飛啊!」只見一個枕頭「嗖」的朝我飛過來。就
在這時,手機響了,我一看,是沈婷打過來的,她告訴我,我的書還放在她家裏,
要不要過來拿?我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說:「都這幺晚了,怕你不方便,明
天再拿吧。」其實,我是有目的的,明天去拿書,再約她出來,反覆幾次,渠就
挖好了!

當天晚上竟然失眠了!

第四章



短短一個月,我和沈婷的關係有了質的飛躍。這期間,功勞最大的當數林揚,
自從我開始追沈婷後,這小子便經常犧牲與成芬厮守的時間,替我出謀劃策,更
是以一個談過戀愛的人的經曆告訴我怎樣才能做到最好,而我所付的代價,是不
斷的請他吃飯。但與沈婷相比,那又算得了什幺呢?我所付出的只是幾頓飯,得
到的卻是一生的飯。當時,我確實那樣認爲的。我本是個感情專一的人,沈婷無
論從哪個方面看,基本上都是我心目中的完美情人,所以我認定這一輩子,可能
會選沈婷做我的另一半了。

林揚與成芬也有了質的飛躍,兩人同居了。林揚很快便搬了出去,房子裏便
剩下我,還有經常來我這裏的沈婷。兩人一起做飯,一起逛街,看電影,說說情
話,小日子過的幸福之極。這些點滴小事在此不細說了。總之與沈婷相處的那段
時間,我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!

促使我和沈婷再次有了質的飛躍是在那個雷雨交加的夜晚。當時外面密密麻
麻的到處是水,上天爲了提醒人們不要隨便出去,便時不時來陣雷聲和閃電,那
陣勢,縱使沒做虧心事的人也不敢貿貿然然闖出去。我和沈婷遵從上天之意,老
老實實呆在屋裏--沈婷的屋裏。先享受了一頓豐盛的晚餐(此晚餐被我以後定
義爲最後的晚餐)。然後兩人坐在窗前聽雨聲。兩人似乎進入了另外一個境界。
沈婷說,她最喜歡雨的聲音。我說,我也喜歡。她說,但我不喜歡在雨裏。我說,
我也是。她又說,我特別喜歡晚上的雨,躺在床上,聽那雨聲,人彷彿離開軀體,
在夢境中遊走。我再說,你簡直說到我心坎上去了!沈婷兩眼深情的望著我,問
我:「真的嗎?」我點了點頭,回答道:「真的,是真的。」沈婷說:「那你抱
緊我,我有點冷。」于是便由坐在沙發上改成躺在我懷裏。是的,有點冷。但此
時此刻的我卻渾身發熱,熱的我只好緊緊的抱著沈婷,想把熱量傳遞過去。沈婷
又說:「你能不能溫柔一點?」我說:「我不是怕你冷嗎。」沈婷又說:「躺在
你懷裏的感覺真是好。」我說:「那你躺吧!時間不要太長,只要一輩子就行了。」
聽了這話,沈婷突然哭了起來,她肯定是感動的哭了起來。我捧起她的臉,微笑
著說:「婷,你相信我嗎?」沈婷沉默不語,任由我伸出手擦去她臉上的淚。過
了很一會兒,她站了起來,一個人站在窗前,望著外面發呆。我從後面抱住她問
:「你怎幺啦?」沈婷說:「沒什幺。我只是太高興了!」「小傻瓜!」我笑了。
然後對她說:「時候不早了。早點休息吧。我走了。」我剛轉過身,沈婷一把拉
住我說:「明飛,你不要走,留下來陪我吧。我有點怕。」這句話就像烈火碰見
了乾柴,只燒的我的心裏劈哩啪啦,火光萬丈。我激動的把沈婷拉到我的懷裏,
拚命的吻著她,沈婷也像發了瘋,熱情的回應我,兩人一直吻到臥室,胡亂的脫
了衣服,又滾在了一起??????

我永遠記得,這是個雷雨交加的瘋狂夜晚。

奇怪的事第二天就發生了。第二天下了班,我就去找沈婷,可按了半天門鈴
都沒人來開門,奇怪了!沈婷早就下班了,這會兒跑到哪裏去了?我打她的手機,
卻關機了。這是怎幺搞的?或許她手機沒電了吧!也沒往深處想,回到了自己的
屋裏,邊看電視邊等沈婷,可一直等到九點,仍不見沈婷,以往她總是回來的很
早,今天怎幺搞的?我打電話去問林揚,林揚說:「自己的媳婦都看不住,還跑
來問我?」我說:「別他媽廢話,你看見她沒有?」林揚說:「沒有。」我開始
有點擔心了,反反覆覆的打她手機,裏面一遍一遍的告訴我:對不起!你撥叫的
用戶已關機!請稍候再撥!一直到十二點,都不見沈婷的人影,我急的團團轉,
又跑到平時我們到過的地方和有可能沈婷去的地方,都沒有見到人。我想報警,
但還沒有24個小時。急的沒辦法,只好安慰自己:或許她在她同事家。明天再
說吧!這樣一直搞到淩晨兩點多才睡去。第二天也沒有心思去上班,便打了個電
話給胖子,說自己病了,請幾天假。胖子倒很緊張,問我:「嚴不嚴重?」我說
:「感冒發燒。」胖子說:「抓緊時間治病,休息好了再來上班。」我說:「謝
謝!」然後挂了電話,又開始撥沈婷的電話,仍然關機。我下了樓,坐車去了沈
婷的公司,問了幾個人,他們都說:「這公司沒有沈婷這個人。」我說:「這怎
幺可能呢?她明明告訴我是這個公司的!」他們又說:「這公司就這幾個人,誰
不認識誰呢?確實沒有沈婷這個人。」我一時納悶,只好回去。剛上二樓,見一
老大媽正在用鑰匙開沈婷家的門,我一下子沖了過去,把老大媽嚇了一跳。我急
急的問道:「沈婷呢?沈婷在哪裏?」老大媽說:「沈婷是誰?我不認識。」我
說:「就是住這間房的人。」老大媽「哦」了一聲,想起來了,不過她的回答讓
我失望:「她昨天就退房了,我今天是來打掃衛生的。」我說:「不可能!她要
走,也會先跟我說一聲的。」老大媽說:「瞧你這小夥子說的,難道我還騙你不
成!」我又問:「那你知不知道她去了哪裏?」老大媽搖了搖頭:「我不知道,
她退房時急急忙忙的,什幺都沒說。」聽了這話,我的心已經涼成了冰塊。精神
恍惚地,搖搖擺擺地,表情茫然地上了樓。大媽在後面叫:「小夥子,你沒事吧?」
我能有什幺事呢?頂多精神失常而已!

一進屋,我便癱坐在沙發上,頭腦一片空白,我是怎幺想也想不出這到底是
怎幺一回事!

其間,林揚和成芬來看過我一次。林揚說:「振作起來!不就是一女人嗎?」
成芬在旁邊罵林揚:「你別大男子主義好不好?女人怎幺啦?」又安慰我:「有
可能是沈婷故意在考驗你的。」真是「旁觀者清」我怎幺沒有想到是這幺一回事
呢?剛有了肌膚之親,突然離開,這是有違常理的,很有可能的解釋便是沈婷在
考驗我,成芬可真是一語道醒夢中人啊!好吧!你儘管考吧!儘管驗吧!我會等
你回來的。

隨後,我便去公司上班了。恍恍惚惚過了兩天,第叁天下午我收到了一封從
北京來的快遞,打開一看是一張光盤。回家後將光盤塞進電腦,竟是一張黃碟,
再仔細一看,不得了了,那黃碟裏面的男主角竟是我!女主角竟然是沈婷!那天
晚上和沈婷做愛被人偷拍了下來!更可惡的是,竟然還有聲音!我的頭一下子便
大了!這個偷拍的家夥是誰?他想幹什幺呢?是不是想勒索我?但我沒什幺錢,
根本不值得勒索。還是另有目的?那他的目的是什幺呢?于是,我又擔心起沈婷,
是不是那家夥針對的是沈婷?沈婷是不是和那家夥有仇?或者那家夥曾經是沈婷
的男朋友,被沈婷甩後想報複她?一時間,竟然有千百個想法在腦海中閃現,這
是促使我頭大的原因!

再加上沈婷突然消失,直覺告訴我,這件事不是那幺簡單。我甚至懷疑沈婷
是不是遇害了。想起那位大媽說沈婷退房時匆匆忙忙的,肯定是發生了什幺事才
匆匆忙忙的。懷疑似乎得到了肯定,我全身顫抖,我並不是害怕的顫抖,而是自
我肯定沈婷遇害後傷心的顫抖,同時也氣憤的顫抖。我一定要替沈婷報仇,靠我
自己是不行的,我得馬上報警。我掏出手機突然一時想不起報警號碼是多少了!
是「110」還是「119」或者是「120」?我頭腦真的是空白了!我正在
想的時候,手機響了,我慌亂的抓起電話,那邊有個陌生的聲音傳來:「蕭明飛,
光盤怎幺樣啊?我親自剪的輯,效果不錯吧!」後面是一陣淫笑。怎幺在電影裏
看到的敲詐勒索片段,竟然發生在我的身上了,並且語氣是那幺的吻合。但當時
我已顧不上想那幺多了。我問道:「你是誰?」對方說:「說了你也不認識。」
我又問:「那你想幹什幺?」對方慢條斯理的說:「其實也不想幹什幺。」我說
:「那你把沈婷怎幺著了?」對方又開始淫笑了:「沈婷是誰?是不是光盤裏面
的女主角?人很靓!身材棒極了!你小子福氣不小喲!那晚上很爽吧!」我火冒
十丈,大聲罵道:「我操你老娘。你到底想幹什幺?」那邊還是保持著淫笑說:
「喲!蕭先生,不要發火嘛。有話好好說嘛!」我說:「行,咱倆好好說,你究
竟想幹什幺?」對方說:「就是一件小事啦。你離開你現在的公司吧!最好明天
就去辭職。」我問:「誰指使你的?」「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,你只要照做就可
以了!」「那我不答應呢。」「你是個聰明人,我相信你會答應的。」他又叮囑
道:「記住,你的最後期限是明天晚上,否則後果我可不承擔喲。」說完便挂了
電話。我照著號碼打了過去,響了很久沒人接,剛準備挂時,那邊電話拿了起來,
還沒等我開口,那邊叽裏呱啦說道:「你好!這裏是火葬場!你要燒嗎?請問你
定的是幾號爐?」我一聽,不是先前的那個聲音,我都氣憤的要命了,他還在這
裏和我燒,我惡狠狠的罵道:「燒你老媽!」重重的挂了電話。很明顯,那個人
是用公用電話打來的。

我呆坐在那裏,很仔細很認真的想,公司到底是誰這幺看我不順眼呢?肯這
幺下血本來陷害我。平時,我也沒什幺得罪人啊。退一萬步說,就算我得罪誰了,
大不了找人扁我一頓解解氣得了,幹嘛非要我離開公司呢?猜測的結論是:這個
人可能對我恨之入骨,不想每天都看到我!可我絞盡腦汁,就是想不出是誰!

之後,我想起了沈婷,或許這事沈婷知道,不然怎幺發生事後第二天就匆匆
忙忙地走了呢。可是沈婷現在在哪裏呢?依然是百思不得其解!我再度想報警,
可報警有什幺用呢?在報警的過程中,可能我的精彩演出已經傳遍中華大地了!

看來只有離開公司了。又不是要我自宮什幺的,離開就離開吧!留得青山在,
不怕烤不了火!

第二天,我就去找胖子,胖子聽我說要辭職過後,驚訝的說不出話,半天才
緩過神,胖子說:「你看看,馬上就要去廣州上任了,這個節骨眼上走,你是怎
幺想的啊?」我什幺話都沒說,指使一個勁的堅持要走。胖子說:「你再想想。」
我說:「沒必要想了。」胖子盯著我看了半天,在這半天的過程中,我臉上始終
是去意已決的表情!然後我覺得有點難受,因爲胖子一直盯著我,也不說話,害
得我臉部肌肉有點抽筋,我突然迸出一句:「我帥嗎?」經理無奈的搖了搖頭,
拿起我送給他的那支鋼筆,簽了我的辭職書。然後對我說:「隨時歡迎你回來!」
我感激的點了點頭。沒說什幺話,默默的出去了。我神情沮喪的去辦公桌收拾我
的東西,好多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,交頭接耳的說:「怎幺被開除了?」我懶
得擡頭,只顧著收拾東西。林揚走了過來問我:「你在幹什幺啊?」我說:「我
要走了。我不幹了。」林揚說:「別在這裏開玩笑了。」我認真的說:「真的。」
林揚很惱火:「幹的好好的。幹嗎要走?馬上就要去廣州上任了。你開什幺玩笑!」
我本想把事情告訴他的,但想了想,沒有說。我淡淡的說:「我去意已決!你就
不要再說了!」「是不是沈婷走了,你也要隨她去?」林楊追根究底的問。我豪
情萬丈的說:「不是!我離開公司,跟任何人沒有關係,我只是認爲在這裏已經
沒有什幺發展空間了!」林揚說:「可是現在離開,未免太可惜了吧!」我說:
「沒有什幺可惜不可惜的。」這時同事們圍過來和我道別,石頭很真誠的向我伸
出手,我也伸出手,石頭說:「蕭。真的是可惜了!你多保重!以前有什幺不愉
快的,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!」我笑著說:「沒什幺!」然後我對大家說:「你
們多保重!」我發現那幾個對我暗送秋波的女孩子竟然流淚了!我走了,胖子站
在辦公室門口望著我走出公司,還是在搖頭!我在剛要出門口的時候突然又摺回
公司,朝胖子走去,胖子楞了一下,緊接著笑了起來,胖子說:「想通了呀!不
走了啊!」我握住胖子的手,深情的說道:「經理,多保重!」

當天晚上,我和林揚喝的大醉!

半夜時,那人又打來電話,稱讚我做的非常好。我說,那你也應該有個回應
啊!他說,我會把母帶寄給你的。我問他,你寄到哪裏?我已經要走了。他說,
既然這樣,那就不寄了,閑時還可以拿出來欣賞欣賞,你有些動作可不夠火候喲!
我罵道,我操你祖宗十八代!你給我寄來,這兩天我還不準備離開這裏。那人說,
也行!我不放心的說,絕對不能留下一點點內容!那人豪爽的說,你放一百個心
吧。如果不全部給你寄來,我他媽就天打雷劈!我說,寄來後,再劈吧!我懶得
再和他廢話,挂了電話。

收到我的東西後,我就離開了那座城市。那天送我的只有林揚,他緊緊的握
住我的手說:「兄弟,保重!」我也說:「兄弟,保重!」然後頭也不回就走了!

第五章



一年後,我在上海一家酒店陪客戶吃飯。出來上廁所時,在走廊上看見了一
個極其熟悉的身影,我脫口叫道:「沈婷!」背影轉過了頭,看了我一眼,又迅
速的扭了過去,匆匆向前走去。我追了上去,拉住她,她掙脫我的手說:「先生,
你認錯人了!」當時,我是喝了點酒,但絕對不會認錯人的。我肯定的說道:
「你是沈婷。那天你爲什幺不告而別?害得我好擔心你。」她的眼神變了樣,嘴
裏仍然否認她是沈婷:「先生,你真的認錯人了,我不是沈婷。」我說:「你明
明是,卻爲什幺說不是?是不是他們威脅你了?不用怕,我們已經離開他們很遠
了。這一年來,你過的還好嗎?」她的眼神有點濕潤,過了一會兒,她說:「你
跟我來。」她極其熟悉地把我帶到一間房裏,關上門,對我說:「是,我是曾經
的沈婷。」我問她:「一年前發生的事,你是不是知道是誰幹的?」她點了點頭,
說出了一件令我簡直不敢相信的事情!

她說,整件事情,包括我的出現,都是故意安排的。那時,我在一家酒店上
班,成芬是我的上司,我媽得了重病,住院要化很多錢。我根本拿不出來,成芬
便找到我,說讓我和你交往,和你上床,錢便可以給我,我們做小姐的,根本也
沒有在意這些事,反正不和你上床也要和別人上床,再加上成芬平時對我也不錯,
我就答應了。至于爲什幺要這幺做?我問過,但是成芬沒有告訴我,我就再也沒
有問過了。那天晚上過後,林揚便把錢交給了我,救了我媽的命!但是,當時我
根本不知道他們把整個事情的經過都拍下來了。我也是事後才知道的。

聽到這裏,我的心跳幾乎停止,原來這一切都是計劃好的,整件事情只有我
是最大的傻瓜!林揚!這可是我最好的兄弟啊!

我呆在那裏,沉默不語,半天沒說話。沈婷怯怯的說:「當時,我也是沒有
辦法,我媽養了我這幺大,我真的是不忍心見我媽被病魔摺磨。」我從沉默中蘇
醒,笑著說:「你做的非常好!你是個孝順的女兒。你媽會爲你感到自豪的!」
沈婷聲音更小了,她說:「明飛,對不起!」我說:「對不起!我叫蕭明飛。」
然後,離開了那個房間!

一年前,正是我的離開,林揚才順利的當上了廣州公司的經理。現在事業如
日中天,馬上就要出任總公司總經理了。

再後來,林揚打電話過來,我告訴他:「在XX酒店,我碰見了沈婷。」他
突然停頓了一下,隨後說:「那好啊!有情人終成眷屬!」我說:「你想不到吧!
她是做雞的!」林揚很是吃驚:「不會吧!看不出來呀!」我說:「有很多事情
都是看不出來的。」「你說話越來越有哲理了。」林揚笑了起來,但聽得出來,
他的笑很勉強。我很輕鬆的說:「謝謝你的誇獎!」然後極其潇灑的挂了電話。

從此以後,林揚再也沒有打電話過來!

從此以後,我再也不願和任何人成爲朋友!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【全文完】

视频在线观看国产品善网